揭秘谷歌“登月项目”工厂X:打造下一个谷歌

2018-07-13 16:42 稿源:网易科技  0条评论

凤凰一波中特一肖一码 www.zg69d.cn image.png

网易科技讯 7 月 12 日消息,《连线》网站刊文深度揭秘X这一力争打造下一个谷歌的“登月项目”工厂。在秘密成立 7 年后,超级神秘的孵化器X让两大项目Loon网络气球和Wing送货无人机独立出去——向我们展示一个不断扩张的谷歌对于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早上 6 点 40 分,一个汽车喇叭响了三次?!凹悠?”一个戴着安全帽、穿着荧光背心的男人喊道。有一种嘶嘶声,氦气开始流动。从附近的一辆卡车上堆得像木材一样的大容器,氦气穿过一系列软管直至 55 英尺高的地方,然后通过铜管,进入垂下到地面的一根塑料管。

这是 6 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三,在内华达州北部的温尼马卡,一个偏僻的、横跨I- 80 高速公路的矿业城镇。Winnemucca是Project Loon项目的测试基地。该宏大的项目在 2011 年启动,旨在将网络带到地球上众多人口稀疏的,因为复杂地形而难以搭建传统网络基站的地区。Loon计划将气球放飞到距地面 6 万英尺的高空,而不是建造和维护地面设施,每一个气球都会向近 2000 平方英里的区域传送网络。

Loon正在温尼马卡进行测试,因为那里的天空非??湛?,而且有一个机场,高层人士可以坐私人飞机直接从帕洛阿尔托飞过来,航程并不远。今天,该团队正在测试其通信系统的一个新版本,该系统或许能够支持 10 倍于其当前设置的用户。

半小时后,气球就可以放飞了,它现在被一根红色的横木固定着,三面墙壁挡住了风。在一名挥舞着黄色??刈爸玫墓こ淌Φ闹富酉?,这个名为“大鸟”(Big Bird)的结构向左旋转 90 度。就像《狮子王》开场时拉飞奇举起刚出生的辛巴一样,起重机的各个臂向上推高气球。在气球承载起负载的重量的时候——太阳能电池板、天线和各种电子设备——它停顿了片刻。然后,它就随风飘荡,每分钟爬升 1000 英尺。颇为壮观。

Loon和Wing双双毕业

2012 年,尼克·科利(Nick Kohli)加入Project Loon这一新生项目时,是负责东奔西跑,寻找和收集来自莫哈韦沙漠、巴西乡村和新西兰海岸的掉落的气球。Loon过往是搜索公司谷歌旗下部门X的一部分,该部门旨在培育大胆的项目,以新颖的方式将新兴技术应用到非常棘手的问题上。其中一个项目就是自动驾驶汽车。( 2015 年谷歌重组成立母公司Alphabet时,Google X更名为X。)

科利——不是典型的谷歌员工——拥有在大灾难中幸存下来的资质。他没有取得进入医学院的成绩,所以他接受了急诊室技师的培训——这一背景,再加上他的飞行员执照和在内华达山脉的八年搜救经验,让他成为了Loon所需要的那种人才。这种实用的技能组合和操作眼光,使得他成为X完成其使命所需要的众多新型人才之一。X的使命是:在你膝上的电脑和口袋中的手机以外,扩展Alphabet的触角。

借助Alphabet的帮助和资源,科利(现在负责飞行操作)得以见证了Loon的整个进化过程:从当初看着气球偏离数百英里飞行,到像今天这样的发射已经变得稀松平常。这只是向实现Loon设想的复杂系统迈出的又一步。

今天,X宣布Loon要“毕业”——成为Alphabet旗下的一家独立公司——标志着它向实现这一使命迈出了重要一步。与另一个用无人机运送货物的项目Wing一样,Loon也将开始建立员工团队,并组建自己的人力资源和公关团队。它的领导者将获得首席执行官的头衔,它的员工将在公司的成功中获得数额不详的股份。创造收入和利润将与改变世界一样重要。

Loon和Wing并不是第一批从X获得毕业文凭的项目(没错,员工会得到真的毕业文凭)。用隐形眼镜监测血糖水平的生命科学项目Verily早在在 2015 年实现了这一飞跃。 2016 年 12 月,自动驾驶项目也取得了飞跃,取名Waymo。网络安全项目Chronicle?在今年 1 月晋升为独立的公司。

Loon和Wing双双毕业——两个雄心勃勃的大型项目——标志着X的一个分水岭,或许也标志着这个神秘的研究和设计部门开始兑现其使命的时刻。对于这家靠广告发家的科技巨头来说,X并不是一个堆放不适合放在公司结构其它地方的非凡项目的垃圾抽屉。它专注于试图找到方法来催生革命性的产品,这些产品并不只是存在于设备屏幕上,而是能够与现实世界进行互动。通过将Loon和Wing推向世界,X不久以后就将发现它是否能有效地孵化出新的谷歌——以及是否能够将Alphabet置于尚未存在的行业的前沿位置。

但Alphabet催生新一代的“登月项目”公司的尝试,提出了两个问题。这个庞然大物能取得指数级增长吗?我们希望它取得指数级增长吗?

Loon项目开发背后

在X山景城总部的Loon实验室里堆满了好几代坠落和漏气的气球。Loon是基于一个简单的想法——用高速飞行的热气球取代地面基站——这掩盖了一系列引人入胜的技术问题。 2013 年,在运作了一年之后,这些气球仍然存在一个不好的习惯:放飞几天后就会爆裂或坠落到地上。(它们带着降落伞来减轻电子设备负载受到的冲击,团队会向空中交通管制部门提醒它们的降落。)在实现像“大鸟”那样的装置以前——发射过程就像一群孩子试图将风筝放飞那么简单——一阵风就可能会破坏整个气球放飞过程。

现在,一个采用定制设计的、装载各种设备的盒子可确保系统在运送过程中的安全。关键部件放在一个银色的盒子里,它是用金属化的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制成的,该类材料反射阳光,保持温暖。一个 80 英尺长的平板扫描仪可检查聚乙烯的细微缺陷,这些缺陷可使得气球在 6 万英尺高空的存活时间从几个月削减到几天。测绘软件可以跟踪漂洋过海的气球,利用机器学习识别出适合的气流来让它们到达任何它们需要到达的地方。有了这些工具,Loon团队了解到:公司可以每半小时发射一个气球,并让气球在空中停留 6 个月或更长时间。

在Loon的气球取证实验室,帕姆·德斯罗切斯(Pam Desrochers)使用了一个 80 英尺长的平板扫描仪,对聚乙烯材料进行检测,看看其飞行后是否存在微小缺陷和磨损迹象。

取证小组使用偏振光透镜来发现可使得气球在 6 万英尺高空的存活时间从几个月削减到几天的缺陷。

这是X所允许的那种开发。六年来,Loon的工程师、设计师和气球回收人员都不用担心诸如资金、收入流、人力资源人员招募或者谁来负责执行公关策略的问题。他们可以使用谷歌的机器学习专业技术以及X的“设计厨房”(design kitchen)——一个面积达 2 万平方英尺的工作室,用于制作他们能想到的任何机械设备的原型。他们不需要制定详细的商业计划,更不用说创收或者盈利了。他们被允许一遍又一遍地失败,每一次失败他们都能学到一点东西。

X主管阿斯特罗·泰勒(Astro Teller)把X描绘成一个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地方,但他并没有隐瞒Alphabet带来的种种好处,包括新的收入流、战略优势和招聘价值。虽然他不愿透露这家“登月项目”工厂的员工人数或运营预算,但他明确表示,无论你认为X花了多少钱,与它所创造的价值相比,它都是微不足道的。

X主管阿斯特罗·泰勒将“登月项目”定义为通过提出激进的解决方案和部署突破性技术来解决重大问题的想法。

“登月项目”的评估过程

在X内部,追求各种“登月项目”的团队都在寻找自己的失败之路,它们也都受到类似的?;?。只要有解决棘手问题的新方法,想法就会受到欢迎。它们来自各方,有的来自员工的大脑,其它的则来自泰勒或谷歌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X员工们埋头钻研学术论文,四处参加各种大会活动,寻找有望成长为参天大树的项目种子。一个未命名的项目源自于一个研究员的NPR采访。

无论想法来自哪里,它们很多都止步于快速评估团队的评估。这一个小团队每周会见几次,不是为了宣扬想法,而是为了将它们驳倒?!拔颐且实牡谝患率牵赫飧鱿敕芡ü诮岢鱿值募际跏迪致?它能解决一个真正问题的正确部分吗?”领导该团队的菲尔·沃森(Phil Watson)说。违反物理定律就意味着没戏?!澳慊峋扔谟卸嗌僦止赜谟蓝南敕ū惶岢隼??!彼赋?。

这些会议既有烟雾弥漫的宿舍房间那样无拘无束的思考氛围,又有论文答辩时的那种残酷而严苛的氛围。该团队已经考虑过各种各样的想法:从雪崩中产生能量(不可行),在北极周围安装一个铜环来利用地球磁场发电(成本太过高昂),建造海上港口来简化运输物流(会招致巨大的监管麻烦)。他们曾就研制隐形装置一事进行过辩论。技术上似乎可行?!拔颐且恢痹谒?,我们应该这么做,因为这太酷了——不,我们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会带来更多的麻烦,而且它不能解决任何现实问题?!蔽稚?,“它肯定会给不法分子带来巨大的便利?!?/p>

通过第一次评估的想法被带到Foundry阶段。在这一阶段,领导初出茅庐的项目的那个人需要解决运营他们的项目可能会面临的问题,这是工程师们向来不大愿意做的一件事情。这一阶段的领导者是奥比·费尔腾(Obi Felten),在负责在欧洲推出谷歌产品数年后,他于 2012 年来到X。

在与泰勒的第一次会面中,费尔腾了解到X在酝酿的所有秘密项目,包括气球网络和送货无人机。她开始问那些负责产品推出的人通?;嵛实奈侍?。气球进入另一个国家领空合法吗?有隐私问题吗?你们会与电信运营商合作还是与它们竞争?“泰勒看着我说,‘哦,没有人真的在想这些问题。全都是些工程师和科学家,我们只是在思考如何让气球飞起来?!?/p>

任何能通过快速评估团队的严格审查的想法,都会进入奥比·费尔腾领导的Foundry阶段。在这一阶段,领导初出茅庐的项目的那个人需要解决运营他们的项目可能会面临的问题,这是工程师们向来不大愿意做的一件事情。

Foundry使用这种强烈的审问手段,来在X投入大量的金钱和时间之前,发现那些可能会毁掉一个项目的问题。以用海水制造一种碳中性燃料的Foghorn项目为例。这种技术令人惊叹,旨在解决的问题也意义重大,但两年之后,该团队意识到他们没有办法来在成本上与汽油竞争——并且依赖于更多地处于研究阶段而非开发阶段的技术。X干掉了Foghorn,给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发了奖金,让他们寻找新的项目。Foundry就是旨在确保不合适的项目尽快被淘汰。

这基于一个简单的前提:你越早扼杀一个想法,你就能越快投入时间和金钱到下一个想法。试图改变世界和创造巨大的新公司,意味着要规避传统的进步迹象。揭露那些你正在做的、很可能会失败的事情是取得成功的唯一途径。因为一旦它被彻底扼杀了,你就可以回去做下一件事——一件或许能成功的事情。

项目的三大要求

任何希望符合X要求的项目都必须同时达到三个要求。它必须是解决一个重大的问题。它必须提出一个激进的解决方案。它必须部署突破性的技术。

这一定义直到 2010 年X开始成形时才出现,X用它来将送货无人机和隐形斗篷中区分开来。这一努力始于一项实验:拉里·佩奇(Larry Page)要求斯坦福计算机科学教授塞巴斯蒂安·特伦(Sebastian Thrun)为他打造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当时,特伦对这项技术的了解不亚于任何人:他曾在 2005 年的DARPA(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挑战赛中带领斯坦福大学获胜,比赛的内容就是在内华达州普里姆外的莫哈韦沙漠进行一项长达 132 英里的全自动驾驶汽车竞赛。DARPA在 2007 年举办另一场难度更大的比赛“城市挑战赛”:让车辆行驶于一个模拟的城市,在那里它们必须要遵守交通法规,穿过十字路口,以及停车。斯坦福大学最终名列第二(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冠军),当时已经在与谷歌共事的特伦来到谷歌成为全职员工,帮助开发街景服务。

DARPA的挑战赛已经证明了汽车可以自动驾驶,但该机构后来不再举行这种比赛。当时,美国汽车制造商关注的是,如何在经济崩溃中存活下来,而不是开发可能摧毁其业务的技术。谷歌是一家软件公司,但它拥有大量的现金储备,将无人驾驶汽车的想法推向市场显然有望拯救生命,产生新的收入流,并将谷歌的触角延伸到其它的领域。

因此,特伦悄悄地雇佣了一个团队,重点招揽思想天马行空的年轻人才,而不是走在领域前沿的知名学者。那些年轻人才有很多都参加过DARPA挑战赛。(其中包括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他后来被谷歌控诉窃取商业机密,令Uber与谷歌陷入激烈的法律纠纷,最终两家公司于今年 2 月达成和解。)佩奇给该团队制定了一项挑战:选定 1000 英里的加州道路,他希望开发的车辆能够在上面自动驾驶。特伦的团队称其为“拉里1000”,他们最终在 18 个月内完成了这项任务。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
  • 河北大城民间匠人手工打造故宫角楼模型 2018-12-09
  • 深刻认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 加强新时代政治文明建设的着力点 2018-12-04
  • 乌鲁木齐举办端午戏曲交响音乐会 两团一院名角新秀齐亮相 2018-12-04
  • 秦存良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09-12
  • 天津市政协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开展交流研讨 2018-09-12
  • 今后不懂藏文也能读《格萨尔》了 2018-08-31
  • 网友给四川省委书记、省长留言获回复 共计86条 2018-08-12
  • 中关村医院为中科院科研人员提供就医绿色通道 2018-08-11
  • 太原35397名考生参加中考体测 2018-08-10
  • 重走北上民主人士在沈阳活动之路 2018-08-09
  • 没换手机的恭喜了!马云打响第一枪! 2018-08-09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真没兴趣理你这种老蚕!别粘着咱把你自己搞得像块牛皮癣似的! 2018-08-08
  • 中基协会长洪磊:私募基金监管逻辑初步形成,市场生态不断优化 2018-08-07
  • 产品下载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8-08-07
  • “男童在幼儿园噎食死亡”,信息渠道应当畅通无阻 2018-08-06
  • 334| 854| 764| 469| 906| 565| 780| 930| 472| 493|